毫龙胶体有限公司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行业新闻 >
美团股价“十连跌” 王兴:美团外卖更可能被未
发布时间:2021-10-13 17:54   点击量:

近日美团创始人王兴疑似在社交平台隔空回应美团“困境”。王兴引用了唐代诗人章碣的诗作,称美团外卖的对手更可能被未关注到的公司和模式颠覆。

雷达财经 文丨梁春富 编丨深海

5月11日,美团股价开盘大跌,盘中一度跌超8%,午后跌幅收窄至5%左右。截至收盘,美团跌5.25%,股价249港元。

自4月28日以来,美团已经连续十个交易日下跌,期间累计跌幅超过20%。其股价距离今年2月时达成的年内最高点460港元,已经下滑超过45%,市值3个月蒸发超1.2万亿港元。

美团到底怎么了?行业人士分析,美团股价的持续下跌,或与美团近期被约谈、百亿配股增发等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近日美团创始人王兴疑似在社交平台隔空回应美团“困境”。王兴引用了唐代诗人章碣的诗作,称美团外卖的对手更可能被未关注到的公司和模式颠覆。

配股和发债筹资近百亿美元

4月20日,美团公告称将通过配股和发债筹资近百亿美元,将用于科技创新,加大在无人车、无人机配送等领域前沿技术的投入,以及一般企业用途。

根据4月27日公告,配售事项已于2021年4月22日完成,其中合计1.87亿股配售股份已按每股配售股份273.80港元的配售价,成功配售给不少于六名承配人。

一般来说,公司大股东会在股价较高时发行配股,可以减低摊薄大股东自身的权益,但会导致市场股份供应大增,给公司估值以及股价带来一定的压力,市场认为前期美团股价走势偏弱的原因之一就是其配股行为。

在此前发布的2020年四季报中,美团新业务亏损增加至60亿元。美团CEO王兴表示,60亿元的运营亏损,其中一半是来自美团优选,但是能够在短时间内将业务迅速扩展至全国这样的速度让人满意。因此,业内人士认为配股增发是为了未来新业务的竞争“补充弹药”。

野村证券在研报中也指出,为了支持社区团购等新业务发展,美团筹集的近百亿美元资金将使公司手头的现金高于拼多多和京东。完成再融资后,美团将拥有180亿美元的净现金,而拼多多则为170亿美元,阿里巴巴为 516亿美元,京东为157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这也是美团2018年上市以来首次大手笔募资,此前即便是亏损亦极少发债募资。此次百亿美元的融资规模,折合人民币约642亿,相当于美团2020年全年净利润47亿的14倍。

美团的“无边界”碰上了反垄断的“墙”

有分析观点认为,美团不惜稀释股份,股价承压也要大举募资,除了应对社区团购业务的未来激烈竞争,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未来可能面临的监管风险,比如反垄断调查。

4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称,依法对美团实施“二选一”等涉嫌垄断行为立案调查。

美团方面对此回应称,目前公司各项业务正常运行。公司将积极配合监管部门调查,进一步提升业务合规管理水平,保障用户以及各方主体合法权益,促进行业长期健康发展,切实履行社会责任。

本次反垄断被立案调查,如果属实成立的话,参考之前阿里为其“二选一”垄断行为付出的代价是,2019年中国境内销售额4557.12亿元的4%,总计182.28亿元的罚款,同样按2019年的4%计算的话,美团可能被罚39亿元,相当于2020年美团一年白干了。

反垄断这柄利剑也并不是第一次落到了美团头上,4月14日美团就被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赔偿饿了么经济损失35.2万元。此前关于美团滥用自身市场支配地位、 “二选一”、“高抽佣”等报道也频繁被爆出。

除了头顶高悬达摩克利斯之剑,美团近期还遭到了监管约谈。4月29日,据新华视点,人民银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等金融管理部门联合对部分从事金融业务的网络平台企业进行监管约谈,人民银行副行长潘功胜主持约谈,美团金融等13家网络平台企业实际控制人或代表参加了约谈。

时间来到5月10日,上海市消保委表示已经约谈美团,指出了美团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方面存在的突出问题。美团的主要问题在于:一是取消订单引发的退款问题;二是订送餐、生鲜蔬菜配送不履约问题;三是页面误导消费者的问题。

上海市消保委要求美团在平台经营过程中要摒弃唯流量思维,要从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的角度,真正落实平台主体责任:一是完善页面描述和服务规则,特别是涉及消费者权益的重要内容,要以显著方式向消费者加以提示;二是切实履行订单义务,如果遇到特殊情况导致住宿、票务等约定无法履行的,平台也应主动联系消费者协商解决;三是公平设置与平台商户的约定与收费,不依仗市场优势地位增加商户和消费者的不合理负担;四是严格物流配送时效性,保障订单及时按地配送到位,杜绝虚假签收的情况;五是对社区团购等新业务当中遇到的涉及消费者合法权益的新问题要及时研究解决对策,优化业务模式,形成社区团购消费者权益保护规范。

美团则表示,公司将根据上海市消保委的要求,对其相关的业务进行自查与整肃,并将于近日向消保委递交整改报告。

外卖用工问题成焦点

美团的用工问题在近日成为焦点,北京市人社局副处长王林在体验了送外卖不易后,王处长携巡视组又与美团公司代表进行了对话,对话涉及外卖员工的劳动关系、保险等问题。

据悉,美团代表在对话中称,目前美团平台上的注册外卖员中接近1000万人,都不是美团的员工,而是属于外包的关系。只能给交 3 元 / 天的商业险,这钱从佣金里扣,骑手发生问题后由商业保险来承担,商业险包含保额 60 万的身故伤残险,还有 5 万元的医疗费用。

美团代表的言论引起了对于外卖骑手劳动关系保障的争议,更重要的是激发了市场对外卖平台核心盈利模式的质疑。

美团的模式是,将外卖配送业务外包给第三方企业,并支付服务费,与骑手之间并没有直接关系,由第三方企业作为承包方,与职工建立劳动关系,并支付工资和社保费用。但实际上,很多第三方承包方,一般都按照最低缴费标准给职工缴纳社保,甚至有的不缴纳社保。

通过外包,美团无需承担百万骑手的五险一金,成本大降。

据其2020年财报披露,2020年美团外卖的佣金收入同比增长18.02%至585.92亿元,而当年度美团餐饮外卖收入超过600亿元,商家的佣金占据高达88.42%的比重。

值得关注的是,去年疫情黑天鹅对于餐饮商家打击较大,在这样的情况下,美团收取商家方的佣金比例仅由2019年的90.52%降至2020年的88.42%,同比降幅不及3个百分点。

而在疫情爆发后,多地餐饮协会纷纷发文指责甚至举报美团的高佣金及不正当竞争行为。来自广东、重庆、河北、云南以及山东等多地的餐饮协会,亦接连发文呼吁美团等外卖平台降低外卖佣金费率。

也因此即便是在新业务上持续投入资金,但外卖业务仍被市场视为美团的基本盘。如果将外卖骑手社保强加到美团头上,或许将导致美团再次亏损,要么成本将转嫁到消费者头上,最终导致外卖涨价,外卖行业需求萎缩。业内人士认为,这就要看王兴如何“渡劫”了。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不久,王兴在饭否发布了一首唐代诗人章碣所作的“七言四行诗”,引起了众多网友热议,市场观点将其解读为,王兴或许暗指美团深陷困境。

对于美团的后续发展,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雷达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