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龙胶体有限公司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公司新闻 >
华为也要来搅局游戏行业,开10万月薪招揽人才,
发布时间:2021-10-13 17:56   点击量:

图源:图虫创意

近日,多家媒体报道,华为在脉脉上发布了一组有关游戏研发的招聘信息,其中涵盖了游戏制作人、主策划、主美等六个职位,地点为上海青浦区,月薪从5万+到10万+不等,普遍要求有5年及以上游戏工作经验,部分岗位要求熟练使用Unity3D或UE4引擎,有MMO工作经验的制作人优先。不过,该招聘现已被删除。

图源:网络

此前,华为在游戏领域一直是运营者和技术提供方的角色,本次招聘或许是为从0到1搭建游戏研发团队,“从团队结构看起来准备打硬仗。”游戏公司福至久久CEO孙晖对时代财经表示。

同时,时代财经发现,小米也在招聘平台“Boss直聘”中招聘有5-10年经验的游戏策划团队,负责海外休闲游戏从0到1过程中的产品设计、验收、项目推进工作。要求具有3年以上的海外休闲游戏策划经验,熟悉Unity编辑器,有成功发行的出海休闲游戏。招聘地点在北京,月薪25-45k,14薪。

图源:boss直聘

种种迹象表明,硬件手机厂商或许已经不满足于渠道方的角色,它们想要真正地分食游戏行业的蛋糕。

华为要做什么游戏?

根据招聘内容,华为要求“有MMO工作经验的制作人优先”,多位业内人士预测,华为是想要做3D MMOORPG(3D massively multiplayer online role-playing game),大型3D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

“无论如何都跳不出手机游戏的框架,当然,亦可能是基于鸿蒙系统的智慧屏用游戏或车载游戏。不过,前提都会是一个手机游戏。其选择MMO优先的原则,则代表着华为并不想走诸如王者荣耀MOBA模式的竞技类对战风,而是想用故事线来形成一种类似魔兽这样的世界观架构的游戏,其雄心可嘉,但难度叠加,应该是为长远计。”游戏时评员张书乐对时代财经表示。

魔兽世界是由游戏公司暴雪娱乐制作的一款网络游戏,发行于2004年,游戏有完整的历史背景时间线和英雄人物。

不过,华为的用意或许还不止于此,组建游戏团队或许只是其通向Metaverse(元宇宙)的技术中间站。

游戏行业垂直媒体GameLook指出,华为同时还在脉脉上招聘河图U3D开发工程师,在官网中招聘CG首席科学家,二者的职位描述和技能要求中都提到了游戏引擎开发能力。

图源:neuvoo

图源:脉脉

根据华为官网介绍,河图(Cyberverse)技术是融合3D高精地图能力、空间计算能力、强环境理解和超逼真的虚实融合渲染能力的技术平台,在端管云融合的5G架构下,将提供地球级虚实融合世界的构建与服务能力。

去年4月,华为河图人员就对莫高窟进行了高精度的扫描和数据采集,复制出一个与实景相同的虚拟莫高窟空间。

河图技术非常类似于游戏业中的Metaverse(元宇宙)。Metaverse 脱胎于现实世界,又与现实世界平行,并且始终在线。它拥有完整运行的经济体系,用户、公司都可以在其间创作内容、商品。科幻电影《头号玩家》中的“绿洲”就是典型的元宇宙。

河图提供了构建元宇宙的基础技术,CG技术虽然目前并没有和河图产生直接联系,但其可以提升游戏3D制作方面的效率和质量,并让普通玩家在游戏中创造内容。

华为在CG首席科学家招聘信息中要求,“开创华为CG业务,提升游戏、电影、3D制作方面的效率和质量”,“使普通消费者能创造大师级的作品,支撑华为手机、云测渲染的商业成功,构建华为平台渲染生态。”

虽然完全的Metaverse尚未实现,相关概念游戏已经颇受欢迎。典型游戏便是“Metaverse第一股”Roblox。其兼具游戏开发和游戏创作,进入游戏时,玩家需先创建一个代表自己的数字替身。截至2020年,Roblox日活已达3100万,月活1.5亿。Epic的《堡垒之夜》也有Metaverse“互相流通”的特点,可以让主机、PC、移动玩家无障碍互动。

去年,国外分析师 Not Boring 分析,腾讯极有可能成为 Metaverse 的领导者。腾讯拥有 Epic 40% 股份,同时也是Rolox的投资方及其在国内的运营商,毫无疑问是国内元宇宙领域最具潜力的厂商。

为何手机硬件厂商要做游戏?

多位业内人士认为,华为切入游戏研发领域很有可能是因为游戏强大的吸金能力。

“这属于‘学而优则仕’的概念,每一个互联网科技公司都垂涎于游戏产业强大的营收能力。游戏是互联网领域最成熟,且一旦诞生爆款,则营收能力远比手机硬件生猛的行业,对于卡脖子的华为来说,不失为一条突围试错之路。”张书乐表示。

以腾讯为例,网络游戏至今仍然是腾讯最赚钱的项目。根据2020年财报,腾讯网络游戏收入1561亿元,占全部收入的1/3。游戏上市公司收入增速也非常亮眼,国内头部游戏公司三七互娱(002555,股吧)2020年实现净利润27.76亿元,增长超30%。

根据七麦数据分析,近年来用户对于“氪金”游戏的接受度以及消费习惯也越来越包容,2020年上半年,App Store在线游戏数量近25万,其中付费游戏超2万款,含App内购买的游戏超4万款。其中华为或进入的角色扮演类游戏吸金最为强悍。

另外,游戏厂商与渠道商间的博弈或许也是华为选择自研游戏的原因之一。“游戏已经证明了自己是互联网行业最有效的变现手段之一。在游戏研发逐渐形成自己的品牌,掌握有效推出成熟产品的能力后,华为、小米这种传统游戏渠道商的议价能力必然降低。在分发平台无法垄断的情况下,游戏渠道商构筑自己的游戏研发业务几乎是必然的选择。”某游戏制作人北洋(化名)对时代财经表示。

大多数国内安卓商店与游戏厂商采用五五分成,且是在扣除支付通道费(约5%)的基础上五五分成,游戏厂商实际只能拿到不足50%的分成。小米、华为等手机厂商虽然没有直接进入游戏行业,但还是分走了行业很大一部分利润。

游戏厂商对这种分成越来越不满。网易CEO丁磊曾公开表示这种分成体系很不健康,游戏公司也在通过买量和避开安卓渠道发售的方式把握主动权。

去年米哈游和莉莉丝也让自家游戏《原神》和《万国觉醒》避开了主流安卓应用商店,仅在TapTap等新渠道中发售,后者不收取任何渠道费用。由于游戏质量较高,二者仍然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原神》更是成为近几个月最吸金的手游之一。

再者,游戏也是C端用户流量表现最有效的验证方式。华为即将大规模推送鸿蒙系统,“华为一旦做出爆款游戏,且兼容于鸿蒙,既可以最大限度的展现鸿蒙的体验效果,也能辅助鸿蒙系统的普及。”张书乐称。

华为能做好游戏吗?

华为做游戏最明显的优势就是流量、品牌和技术。“华为的优势在于自有手机渠道,可以通过天然的流量和推荐,实现快速的用户覆盖(但未必是占有)。”张书乐说。另外,华为的数字孪生技术也可能成为其游戏的基础设施。

但作为一个以硬件和技术见长的公司,跨行业做游戏内容,还有很多问题待解决,包括行业本身的差异性和企业文化的适应性。

“游戏开发产品与华为现有产品开发其实属于不同赛道,在产品研发理论、研发方法等内容上差异极大,华为的原有经验可能反而阻碍其对新领域的探索。并且,高强度的企业文化已经不适合现在的游戏行业竞争,高层缺少对文化娱乐类产品的认知,必然影响之后的决策。”北洋表示。

知乎答主、91Act游戏制作人“厂长”在知乎该相关话题下发言表示,“科技巨头直接下场做文娱内容的成功难度至少是噩梦级别。”因工程师文化的底层逻辑是严谨可控,而内容瞬息万变,其在研发中不可被精确量化。华为在多年的发展中已经沉淀了深刻的企业文化、价值观、管理哲学、考核机制等。

尤其是在游戏行业竞争激烈的情况下,团队需要不断创新、不断试错才可能成功,“为什么米哈游能率先做出《原神》?因为这个项目在很多地方连立项都过不去。稳健操作已经希望不大,后发者必须付出更多才有可能破局。”有行业人士回忆称。

相比之下,小米做游戏比华为要更顺理成章。小米在网游、云游戏等领域都以投资的方式进入,比如近两年投资的上海游奇网络和蔚领时代。从招聘内容看,自研游戏是从海外休闲游戏切入,难度也较小。

况且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在小米成立前便喜欢玩游戏,在金山软件时期与同事一起推出了中国内地第一款商业游戏《中关村(000931,股吧)启示录》,后又推出中国大陆第一款RPG游戏《剑侠情缘》。

“雷军拥有游戏领域的完整经验,且游戏业务与小米的使命’感动人心’是兼容的,游戏业务在营收和品牌拓展上都对小米有益。”北洋说。并且,小米自研游戏是从海外休闲游戏切入,其他游戏则以投资的方式介入,难度也较小。

不过,张书乐认为,对华为来说做游戏仍然是一条比较经济的道路,“游戏最开始可以是模仿和换皮,有渠道可以很快实现覆盖,虽然起步未必佳作,但效益却可能不错。”

另外,从人才招聘条件看,虽然华为开出了10万月薪,但这在游戏行业不足为怪。上海游戏企业聚集,游戏人才争夺也非常激烈。游戏行业垂直媒体《游戏葡萄》曾报道,如今上海游戏公司内的3D组长、概念原画专家和技术美术专家,加上股票期权后都能年薪过百万,甚至推荐人才都能获得一辆特斯拉MODEL。

“华为给出的月薪以体量而言属于正常的范畴,但不足以吸引负责成功产品线的顶尖人才。”北洋说。